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妻子的最后一程
妻子的最后一程
小刀一点点地在苹果上推进,红色的果皮和黄色的果肉顺着刀锋分开,脱离
的果皮在苹果下面挂了长长的螺旋,最后终于不堪重力,掉落进了垃圾桶。
「来,张嘴,啊……」
我切下一片削好的苹果,递到妻子嘴边。
妻子顺从地张开了嘴,将果肉吃掉。
不大的苹果,喂了足足十几分钟,太慢了是吧?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
时间能一直像这样缓慢而平静地流逝,因为我的妻子,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要再来一个吗?」
「不用了。」

我有些失望地放下水果刀。削苹果算得上是我的一项小绝技,妻子一直很喜
欢看我削苹果,就像演出结束却不愿下场的演员一样,我有点落寞。
「我想被你吃掉。」
久久望着窗外的妻子突然冒出了一句这样的话。?
「我不是早就吃掉你了吗?」
我指的不是性的意义上,我是说,我想被你吃进肚子。
我有点困扰。
「你是不是累了。」
「每天都躺在床上有什么累的。」
妻子露出看了就让人心疼的苦笑,「倒是你,又要工作又要照顾我,身体还
撑得住吗?」
「我没事,只要你能康复就好………」
「骗人。」
妻子打断我的话。
「我大概只有半年了吧?」
看着我诧异的眼神,妻子叹了口气。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肯定是好不了了,与其再耗费大量的医疗费
痛苦地死去,不如在还漂亮的时候结束,给你留下最美好的我。」
「你肯定能好起来的。」
「不,肯定好不了。」
妻子的回答斩钉截铁,「所以,我想被你吃掉,在我死后,成为你的一部分
和你一起生活下去。」
妻子在讨论如何把她烹饪时露出的神采是自她生病以来我许久没有见过的,
看着神采飞扬的她,我有点被她说服。
「生病以后我的身材瘦了很多,这样的肋排正好适合煎到7分熟,用奶油蘑
菇和红酒熬成酱汁,撒上黑胡椒,肯定很好吃。」
「还有我的脚,你这个变态每次做爱时都恨不得把它们吃掉,现在你终于可
以如愿了。」
……。
妻子的语气仿佛是在讨论结婚纪念日的大餐。

三天后,我为妻子办理了出院手续。

「真是的,屋子怎么这么乱。」
一回到家妻子就一边埋怨我一边收拾屋子。
「最近没怎么顾得上打扫,抱歉。你刚出院要注意身体,打扫还是我来吧。」
「不行,你马马虎虎的肯定打扫不干净。」
妻子插着腰数落我。
我又心疼又着急。
「而且,我也没几次机会再打扫这间屋子了吧?」
妻子叹了口气,「以后我不在了,你一定要注意卫生,不然容易生病。」
……
一脸溺爱地说着离别的话语什么的也太狡猾了吧,这样我怎么可能忍得住眼
泪啊。
「那你先忙,我去一下厕所。」
我抱着妻子的身体,虽然有些瘦了,但依然温暖柔软。
「虽然生病以后腰变细了,但胸部和屁股也变小了,你不介意吧?」
「不,你还是那么漂亮。」
「是吗?」
妻子把头枕在我的胸口,散落的发丝像绸缎一样闪闪发亮,微凉光滑,洗发
水的香味随着弥漫开。
「好久没和你做了,你呢,是不是也很想要我?」
「嗯。」
我吻住妻子,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反应,她的舌头拼命地挤进我的嘴中,
疯狂地渴求我的舌头,没有一丝空气可以从我们紧贴的嘴唇间逃出,只有粘稠的
唾液顺着我们的嘴角流下。
「呼,哈,哈……」
直到脸蛋被憋得通红,妻子才放开我,一丝银色的丝线挂在她的嘴角,被重
力拉长,滴在我的胸口。
「我真的好想,好想一直和你在一起,老得动不了了,就换好衣服躺在床上,
我说」死吧」,我们就一起死了……可惜这个愿望视线不了了。」
妻子把头埋进我的胸膛,湿热的眼泪在上面蔓延开。
「好了,不说这么多了,最后的最后,一定要留下最美好的回忆才行。」
妻子抽着鼻子抬起头,「嗯,说的没错呢。」

我拭去她的眼泪,捏了捏她的鼻子。
「笑一笑吧,这样根本不像你」
妻子对我露出一个又红又肿的笑容。
「你也笑一个吧,不然我根本没法放心离开你。」
我的笑容大概和妻子的一样一点也不好看吧,但是就连这样令人痛心的微笑
也马上就会失去,我深深地将妻子的笑容刻入脑海,哪怕将来回想起会加倍的后
悔。
最后的夜晚,无论是我还是妻子都用上了全部的疯狂,她跨坐在我的身上,
向前伸出双手,我握住她的手,四条手臂随着她的上下和我腰部的节奏晃动,肉
棒与小穴间的爱液因为摩擦而滋滋作响。
妻子洁白的双峰随着上下摇摆,丰满的臀部与我的胯部拍击,发出啪啪的响
声。粉嫩的阴道紧紧夹住我的肉棒。
「嗯……啊……好棒……啊……」
虽然有些干涩,但稍微活动了一下就立刻变得湿润了起来,不愧是妻子的名
器。
妻子丰满的阴唇顶着我的小腹,我全力耸动腰部,恨不得将她顶穿。
「好舒服……快……再快一点……我……要……」
我遵命照做,强烈的快感伴随着抽插一波一波地袭来,无论是插入时的滚烫
摩擦阻力,还是拔出时失重般的酥麻,都让我的大脑在快感中上下颠簸,不能自
已。最后用精液满满地填满了妻子的小穴。
我和妻子相拥良久,她就像猫儿一样慵懒地躺在我身边,半闭的媚眼和微张
的如同花瓣般娇嫩的嘴唇风情万种。
「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我也是。」
「是时候开始准备工作了。」
「嗯,开始吧。」
我将注射器灌满甘油,插入了妻子的菊穴。
「嗯………」
她发出了小声的痛苦呻吟。
「没问题吗?」
「没事。」
妻子的小腹慢慢隆起,变得仿佛怀胎的孕妇。
「这样就像怀孕了一样呢。」
妻子忍着不适抚摸着肚皮,脸上露出母性的光辉。

「我一直想为你生一个孩子,看来是没机会了。」
拔出肛塞,黄色的灌肠液从妻子的菊穴喷涌而出,她的菊穴仿佛渴求似的依
然久久没有合拢,从穴口粉红色的娇嫩内壁。
我伸出手指,插入了没有合拢的洞口。
「哇!不要,那里好脏的……」
妻子的菊穴因为内部的刺激开始收缩,紧致的括约肌含住我的手指,传来她
身子的战栗。
我的手指在妻子的菊穴内旋转了一圈,带出一点炙热的肠液。
「我想在你死前体验遍你身体的全部角落。」
妻子变成粉红色的耳朵上,细微的绒毛因为我的耳语而耸立,更加显得可爱
娇嫩。
「嗯……」
妻子从未被开发过的菊穴远比阴道要紧,也更加的炙热,她身体的生涩反应
让我想起了和她的初夜。
我的动作也像初夜一样温柔,缓缓地抽插,等到妻子炸毛般的脊背放松后,
才开始加快动作。
「嗯………好像大便失禁一样的感觉,好羞耻但是好奇妙……」
四肢伏地的妻子像母犬一样放声呻吟,我搂住她优美的腰肢,全力地抽插,
她有力的菊穴就像榨精机一样贪婪地吸吮我的肉棒,急促的呼吸声就像是催促我
加快动作。
我的肉棒在摩擦中变得滚烫,快感随着温度积聚,最后终于达到了承受的极
限。
一股热流从妻子的花丛中流下,她失禁了。
「非要活着杀吗?不能让你吃了安眠药失去意识以后在杀吗?」
我皱眉。
「最后的时刻,我想看着你。」
「好吧。」
我拿起尖刀,比在她纤细的脖子上,也许是因为脖子是躯干最细的部分,抚
摸着妻子洁白修长的脖子时,我清楚地感觉到了其中生命的力量与美好。
但是我亲手终结这一切。
「紧张吗?」
妻子咽了咽口水,点头。
「有点。」

「我会尽量动作快的。」
「嗯。」
刀锋划过妻子的喉咙,大量的鲜血涌出,温暖而粘稠。妻子的四肢不受控制
地颤抖,脸上泛出妖艳的潮红。
我抱住她的身子,舔净她嘴角流出的血丝,虽然温度在消失,但她的嘴唇还
是有着我熟悉的温度,她的唾液夹杂了血液的腥甜,无力的舌头任我摆布,最后
她的颤抖终于停了下来。
我帮她合上眼睛。
肉排在煎锅里滋滋作响,我将火焰调小,翻了个面。
「亲爱的,帮我拿一下橄榄油……」
我突然停住,因为我想起她已经在锅里了煎好肉排,我取出冰镇的葡萄酒,
与冰箱里的头颅对视了一会。
「谢谢,亲爱的。」
非常棒的烛光晚餐,当然如果是两个人就好了。
「你不吃吗?」
妻子面前的肉排丝毫未动,她的头也没有回答。
我叹了口气,「那我帮你吃掉吧。」
一周后,妻子的脑袋已经有点味道了。
我想起妻子的话。
「不要把我的头泡进福尔马林,我不想变成泡得浮肿的标本,把我的头煮熟,
剃骨除肉,做成洁白的骷髅,如果你够爱我的话,看着它你一定能想起我的容貌。」
看来是时候了。
我最后一次吻了妻子的嘴唇,冰凉刺骨。
我稍微违背了妻子的话,将她的眼睛做成了琥珀。
虽然瞳孔已经散开,晶状体也变浑浊,但被封进琥珀的眼睛依然动人。
用烧碱煮过妻子的头颅,我一点点将已经上面已经变成酱色的肉剔除,在此
期间,几滴烧碱水滴进了我的手套,手掌传来的刺痛让我想起了做爱时妻子咬我
的触感,是不是嫌我的动作太粗鲁了呢?
我苦笑。
毕竟我不想让你的骨头被炖酥啊,火候不够肉是很难剃下来的,稍微忍一忍
吧。
夜深了,我用糜皮仔细擦拭妻子的头骨。

「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凉呢。」
抚摸着光滑而冰凉的骨骼,我喃喃低语。
我将头骨捧到面前,两个黑洞洞的眼眶跟我对视。骨骼上的肌肉,皮肤,五
官,样貌,一一在我的想象中复原,台灯昏黄的温暖灯光里,妻子再一次对我微
笑。
我轻轻给了她一个晚安吻。
「晚安。」
抱着妻子的头颅,我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
【完】